当前位置: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 社会文化 > 原告屈某驾驶与驾驶证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应

原告屈某驾驶与驾驶证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应

文章作者:社会文化 上传时间:2019-08-04

原告屈某驾驶与驾驶证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应视为未取得驾驶资格,机动车保险 撞亲属不赔。:2014-06-09 08:39:00 6月8日,岚山区人民法院的法官向记者讲述了一起特殊的保险合同纠纷案。虽然交强险投保人李某已因本案事故被判处过失犯罪,但法院仍依法支持了其诉讼请求,判定保险公司拒赔无理,应当在交强险限额内赔付李某保险金11万元。 2013年8月9日,李某驾驶机动车到岚山某码头装运海货,在驶出码头大门时,为逃缴码头管理费而加速行驶,不曾想却将码头收费员秦某碾压致死。 此后,李某与死者亲属达成赔偿协议,一次性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各项经济损失28万元。岚山区人民法院鉴于李某自愿认罪、积极赔偿并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以过失致人死亡罪从轻判处李某有期徒刑并适用了缓刑。 李某获释以后,根据其与保险公司签订的交强险合同提起索赔,遭到拒赔后将保险公司告上法庭。 在法庭审理期间,双方展开激烈辩论。李某主张,自己与死者亲属达成赔偿协议,既无恶意也未加重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保险公司没有理由拒赔;保险公司则主张,肇事车辆虽然投保了交强险,涉案事故也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但李某已被追究刑事责任,保险公司应当免除赔偿责任。 法院审理认为,李某与保险公司之间依法建立了保险合同关系,其在保险期间内驾驶被保险车辆发生交通事故,保险人应当承担保险责任。本案中,投保人的肇事行为构成过失犯罪,并不是交强险的法定免赔事由。而且,保险人承担保险责任也不免除投保人的刑事责任,保险人的答辩意见没有依据。因投保人已先行赔偿受害人的损失,保险人则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向投保人赔偿。 (文中案例及相关司法解释由岚山区人民法院 黄建峰 提供)记者 秦钊

关于车险方面的官司一直在汽车类相关案件中占大头,那一笔笔保险里的维修金额、赔付标准、免陪条例绕晕了车主,也让相关的官司一个接一个,主要集中在车险现场查勘不及时、定损标准不统一等问题。

  【原标题:机动车保险 撞亲属不赔?】

驾照与准驾车型不符保险拒赔被驳回

  要有车,就得买保险,这是法律规定。那么,只要撞了人,就能一律获赔吗?那可不一定。很多保险公司会拿出合同条款说话:撞了别人给赔,撞了亲人不给赔。

本报讯驾驶与自己的驾照不符的机动车发生事故,并与受害方达成了赔偿协议后,当向保险公司理赔时,保险公司却以驾驶与所持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符,属“未取得驾驶资格”的理由予以拒赔。近日,河南舞阳人民法院则对该理由不予支持,判决某保险公司在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范围内理赔原告屈某已向受害人亲属支付的死亡赔偿金、抢救治疗费共计119770.3元。

  “这不是霸王条款吗?早知道这样,我还买保险干吗?”江苏省沭阳县农民青铁强去年底倒车误撞老父,保险公司只同意赔付交强险一项的钱,商业险中的第三者责任险拒赔,双方闹上了法庭,还是没获赔。

原告屈某驾驶证的准驾车型为C4。2011年12月28日,屈某驾驶中型自卸货车(该车在被告处投有交强险)在一个十字路口与吕某驾驶的两轮电动车相撞,造成吕某和电动车乘坐人赵某受伤及车辆损坏,后吕某、赵某经抢救无效死亡。舞阳县交警队作出事故认定:屈某驾驶与驾驶证准驾车型不相符的机动车辆,行经路口未减速慢行,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受害人吕某负次要责任。经县交警队对交通事故的当事人进行调解,屈某向吕某、赵某亲属支付死亡赔偿金等共计30.43万元。当原告要求被告某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理赔原告已经向受害人支付的医疗费限额9770.3元,死亡伤残限额11万元时,遭到保险公司上述说法而予以拒赔。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根据中国保监会的车险合同范本,机动车商业保险基本条款第5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造成下列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不论在法律上是否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一)被保险人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所有或代管的财产的损失;(二)被保险机动车本车驾驶人及其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所有或代管的财产的损失;(三)被保险机动车本车上其他人员的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

该院审理认为,原、被告对屈某驾驶机动车辆造成吕某、赵某死亡以及屈某已向死者亲属赔偿的事实无异议。根据国务院《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保险条例》第22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9条规定或约定,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的情形: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参照保监会“关于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中"未取得驾驶资格"认定问题的复函”,原告屈某驾驶与驾驶证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应视为未取得驾驶资格。同时《保险法》、《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害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故被告某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向原告屈某理赔已向受害人支付过的赔偿费,即原告主张抢救治疗费9770.36元,死亡赔偿金11万元。遂该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简单解读,就是开车的驾驶员撞死自己的亲人,将不能获得理赔。这让很多像青铁强一样遭遇的家庭陷入苦恼和悲哀……

交通事故未及时定损估约意见不被采纳

  撞伤父亲,保险公司拒赔

本报讯交通事故发生后,投保车主共支付车辆修理费1.8万余元,保险公司仅同意按其定损金额约为八千元进行赔偿,双方就车辆损失赔偿问题发生争议。近日,北京市延庆法院审结此案,对事发后保险公司未及时确定损失金额,以约8000元进行赔偿的抗辩意见因于法无据不予采信,判决保险公司支付投保车主保险金1.8万余元。

  坐进驾驶室,打着车,青铁强扫了一眼后视镜,没人,挂挡倒车。哪知小货车刚一起动,车后一声惨叫,“坏了,撞人了!”他停下车撒腿就向车后跑,看见老父亲躺在血泊里。

2011年7月某日,王某允许的驾驶人陈某驾驶王某所有的车辆发生单方交通事故,致使车辆受损,该车辆在被告某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损失险和不计免赔特约条款。经认定,陈某负事故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王某通知了被告保险公司,并将被保险车辆交由汽车维修有限公司进行维修,被保险车辆修复后,王某支付车辆修理费18195.84元。

  这事儿发生在2013年12月20日。

但王某到保险公司理赔未果,无奈之下,王某诉至法院,要求保险公司支付车辆修理费18195元。

  “我是搞苗木种植的,当时想着再卖一车苗就等着过年了,谁想到刚一挪车,就把父亲给撞了。当时情况很紧急,迟了父亲的命就没了。我叫了救护车赶紧把父亲往附近的盐城医院送……”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事故发生后,该保险公司确定被保险车辆的损失金额约为8000元,应按照本公司的定损金额赔偿王某车辆修理费。

  救护车里,青铁强报了警。24小时内,他又通知保险公司出险。老人被抢救过来,经诊断,7根肋骨断裂,内脏出血,连接膀胱的输尿管断了。接下来在医院住了21天,医药治疗费花了将近10万元。钱都是青铁强找亲朋好友借的,他指望着自己买过的汽车保险能解燃眉之急,谁知保险公司一盆冷水泼过来:不赔。

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与保险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有效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双方均应按约定履行义务。被保险机动车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交通事故,车辆损失应由保险人在机动车损失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本案中,被保险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致使车辆受损,王某要求该保险公司赔偿车辆损失的诉讼请求,合法正当,予以支持;事故发生后,被告保险公司未及时确定损失金额,其关于按照约8000元赔偿车辆修理费的抗辩意见,于法无据,不予采信。最终,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我在都邦保险宿迁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限额5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他们却一分钱不肯赔,没办法,父亲把我和保险公司告上法庭。”

肇事逃逸后

  今年3月27日,江苏省沭阳县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请求商业险赔付获支持

  法庭上,青铁强的父亲称,自己儿子驾驶的小货车在被告都邦保险宿迁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限额5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他要求被告都邦保险宿迁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医疗费1万元,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偿医疗费5万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本报讯近日,广西荔浦法院审结一起肇事者肇事逃逸后又立即自首并积极主动赔付受害者积极损失43万余元,交强险保险公司已赔付,就商业险部分,因肇事者系交通肇事逃逸,保险公司拒绝赔付的责任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法院判决保险公司按合同约定给付保险款。

  被告都邦保险宿迁支公司辩称,根据交警部门出具的通知书,本案不属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不应在交强险内承担赔偿责任;同时,青铁强是原告的儿子,根据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合同约定,保险公司不应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2011年11月,原告驾车在超越前方车辆时,驶过公路左侧与对向由李某驾驶的无号牌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此后无号牌二轮摩托车又与邹某驾驶的轻便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李某当场死亡,邹某受伤,车辆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事发后,原告未停车,驾车逃离事故现场。当地交警大队认定原告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李某、邹某无责。事发当日,原告赔付邹某5150元,次日,原告主动到当地公安局投案自首,同年的12月原告赔付42.5万元给李某家属,获得了受害人家属的谅解;原告犯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交强险获得赔付后,原告申请商业险的赔付,保险公司拒赔,原告诉至法院,请求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法院审理认为,青铁强驾驶的轻型普通货车在被告都邦保险宿迁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无论是否属于交通事故,该公司都应依法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但因青铁强与被撞者是父子关系,根据机动车商业保险条款约定,交通事故系驾驶人的家庭成员人身伤亡的,保险人在商业险限额内不承担赔偿责任,所以对原告要求被告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内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本文由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发布于社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告屈某驾驶与驾驶证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应

关键词: www.4858.com